【浮世绘】(03)【作者:纳兰公瑾】   校园小说 
字数:691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手机恶魔

  当我火急火燎地从家里赶到学校时,已然是迟到的了。亏得平日里语文成绩在年级里还算靠前,孔老夫子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当着大家伙儿的面稍微提醒了一下就放我进去了,这要是碰上了理科老师,我恐怕不站在讲台上当反面教材被数落个十来分钟,是回不去座位的。

  屁股才刚一碰到椅子,胖子顶着一颗油头就凑了过来,「老大,可算是把你等来了!你要是再不来,我这花可就谢了!」

  「是你的菊花吗?」我从桌面上的那书堆里随便抽出其中一本,胡乱翻开几页,一边装作很用心地听课的样子,一边与胖子低声交流。

  史胖子闻言一愣,转眼就笑眯了眼,掐着兰花指说道,「老大你怎么这样啊?好讨厌哦!这儿人多,要不今晚去我那,让你瞧瞧人家那朵娇嫩的小菊花?」
  瞧着这孙子的动作神态,我强忍着胃部的剧烈恶心以及想要一本子把他拍死在面前的冲动,暗骂了一声滚犊子,就从书包里掏出一本小说塞了过去。

  「老大,我发现自己对你的仰慕之情就如同滔滔江水绵延不绝,又好比黄河泛滥,一发……」得到了想要的东西,胖子的嘴巴总算是没有那么恶心了,一串的恭维话脱口而出,堪称老道!

  「行行行!别说那些废话了!赶紧的看书去吧!」我察觉到讲台上的孔老夫子望向这边的频率多了,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所以赶紧打断了胖子的话语,然后脸带笑容的朝孔老夫子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听懂了他刚才说的内容了。仗着有孔老夫子的格外照顾,我在语文课上自然就比其他人轻松多了,玩手机,睡懒觉,那是妥妥的!

  两节语文课随着孔老夫子的一声“下课”而结束,我拍了一把胖子的脑袋,看着他手忙脚乱地扯过书本掩盖罪证的慌张样子,忍不住就嘲笑他没出息。胖子也不生气,笑呵呵地把头发捋顺,继续埋头钻研……

  下一节课,是数学课……

  坐在办公室里的刘薇有些慌乱,而这仅仅是因为一条陌生号码发过来的信息。这信息内容实在下流得不堪入目,那些羞辱性的字眼让她感到愤怒!她深呼吸了几口气,趁机冷静了下来,努力地回忆昨日去逛街的情景,可酗酒后的记忆总是有点缺失,只记得拉着那几个闺蜜兴致盎然地冲进了好几家的专柜,也没发觉有什么不妥。难道是醉酒后……

  「你是谁?凭什么无端白事侮辱我?!」刘薇决定要找出躲在背后的那个人,于是就回复了过去。

  对方似乎就守在手机旁边,很快就回发了一条新的信息过来,「夫人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昨天可不是这样的,抱着我又亲又摸的,那骚样真让人忘不了啊!啧啧啧……你的奶子真够大的!看得我都想一把将它捏爆!」

  刘薇一看这信息顿时就脸色大变,看来自己在醉酒后真的做了些什么,还让人抓了把柄,「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我想要干什么?我想要干你啊!又或者我想要看别人干你啊!」

  刘薇那个恨得都要把牙齿给咬碎了,「十万!我给你十万!立马给我消失!不然我就报警了!」

  「十万?这真是诱人的一个数目啊!可我还是想要干你啊!报警?你敢报警,我就把你的那些照片发到网上去,让大家看看你那骚样!啧啧啧……昨天晚上的你浪得小穴都要流水了!」

  这一条信息的内容可把刘薇给吓得不轻了,直接就瘫坐在椅子上,这……这……该如何是好啊!

  「二十万!我最多只能给你二十万!你把底片给我,然后消失!」

  用尽了所有力气敲打出这些内容,刘薇闭上眼睛就按了发送键。

  「好!成交!不过想要底片,你得亲自过来拿!」对方得寸进尺,提出了一个更过分的要求,「记得穿上你的丁字裤哦!我亲爱的骚浪货夫人!」

  「你……你……」真是欺人太甚了!刘薇气得用力地将手机摔在桌面上,发出响亮的声音,仿佛这样就能把对方击倒。

  「云山诗意别墅区10幢。夫人,别忘了哦!」对方乘胜追击,直接把地址发了过来。

  刘薇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咬着牙开始考虑接下来的该怎么做,忽然脑子里飘过什么……

  「骚货裴!你居然敢玩老娘!」刘薇恍然大悟,这地址分明就是闺蜜裴诗媛包养小白脸的老巢啊!

  远在云山诗意的裴诗媛看到信息后乐得拿着手机在床上打滚儿,全然不顾一丝不挂的娇躯泄露春光,也不管闺蜜骂她是骚货。

  「金丝雀儿,你可真是单纯啊!这么容易就能从你手里拿到二十万,看来我得把你的号码给贴到电线杆上去了,最好在上面说明你是个蠢货!哈哈哈哈……」
  「骚货裴,你敢!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儿!」

  「哎哟哟~ 人家好怕怕啊!我有两张嘴,你要撕烂哪一个啊?要不你就撕烂人家下面那一个吧?我都痒死了!」

  「滚!你这骚浪蹄子,就是欠操!」

  裴诗媛笑呵呵地看完这信息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听到浴室里传出水声,便慢悠悠地下床,赤裸着身子走了过去,直接一脚踹开浴室门,把正在里面洗澡的那个男人给吓懵了。

  「洗好了没有?完了赶紧给老娘滚出去!」

  面无表情的裴诗媛倚靠在门边,冷冰冰地说道。

  那男的没想到眼前这个在昨天晚上还借着酒劲儿骑在自己身上搔首弄姿说着各种淫言浪语的女人居然在睡醒后会如此性情大变,一时半会也不知如何是好,正要说些什么,那女人又说话了。

  「门口鞋柜上有钱,需要多少自己拿。」她说完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又回头说了句,「你要是敢在外面乱说话,小心我找人把你的命根子给割下来泡酒!」
  那男人吓得立马就护住了裆部,这个疯女人!当下他连澡都不洗了,用毛巾随便地把身上的水珠擦去,在外面地板上胡乱散落的衣服堆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套上就往外走,经过鞋柜时想起她说的话,打开抽屉一看果然是放着一沓现金,他想也没想就直接拿起揣进兜里开门离去。

  「如此不禁吓,真是个窝囊废!要是你扑过来把我按在床上给就地正法了,用你那命根子把老娘给伺候舒服了,说不定我一开心就留你下来!怎么的也比你每天在外面跑来跑去好吧?」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的裴诗媛自言自语着,自己那条性感小内裤被人顺手牵羊拿了去时也没有说些什么,转头随便找了件衣服披在身上就继续躺在了床上玩手机去了……

  得知只是闺蜜的恶作剧,刘薇心里是踏实了些,「你怎么换了号码也不告诉我一声啊?」

  「我昨晚就跟你说过新买的手机被人偷了,所以换了啊!是你这个没良心的没有记住而已,亏我还对你那么好,给你介绍那么多帅哥!哼,我生气了!」
  刘薇努力回想着,可始终还是没有记起她有没有说过这句话,倒是记得她是有介绍帅哥给自己认识,不过好像被自己拒绝了。

  「哎哟哟!还生气了呢?你比我还小气啊!不过话又说回来啊,骚货裴,我昨晚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吧?」

  她是知道自己的酒量的,一旦喝多了,自己又什么都记不起来,要是真的做了什么事儿,那便麻烦了。

  「你抢了老娘的初吻,这算不算出格?说起来,你得对我负责!」裴诗媛的打字速度很快,秒回了一条。

  放心吧,没人敢在我面前欺负你!昨晚那个,我已经让他滚得远远的了!
  刘薇推了推镜框,嘴角带笑地跟她聊着,「你上次还摸了我的胸呢,扯平了!这不算!」

  「摸了你的胸,又不是破了你的处,真是小气鬼!」

  「哼!我就是小气鬼怎么了?有本事你咬我啊!」

  「以为我不敢啊!?老娘下次一定把你的奶子咬爆!看你还敢不敢说你的胸比我大!」

  「你……」

  从幼儿园到大学,她们的友谊绝对经得起考验,这种程度的对话又算得了什么啊……

  「看好了啊!这是下次的考试重点,你们都给我好好记下来!」

  站在讲台上的刘薇用力地拍了拍黑板,随后扫了一眼全班,见到只有寥寥几人专心地做着笔记,剩下的不是在睡觉就是躲在书本后面搞小动作。目光扫到那个角落时,她特意停留了几秒,除了那个把头发梳的油亮亮的有些虚胖的学生咧着嘴对她笑了笑,那个家伙直接就是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根本就没有半点学生的样子,这让她很火大!

  「某些同学啊,不要以为文科成绩很好就可以在别的老师上课时睡大觉玩手机了,也不要以为靠着语文成绩就能在高考的时候考上理想的大学。我告诉你啊,别妄想了!」

  「老师是过来人,当年是见多了这样的学生,可他们又能怎样呢?还不是被人在高考这独木桥上给挤了下去,成了别人垫脚石?」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刘薇在台上说着大条道理,可根本没有几个人在听,实在是头疼!

  「报告老师,这句话不是这样的!」

  有个声音从下面传了过来,刘薇循着望了过去,认出来是个家境富裕的学生,多半已经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

  「那你给说说?」刘薇知道这是个直钩,可不得不做那自愿上钩的鱼。
  「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哈哈哈哈哈哈……」

  果然!

  此人话音未落,已经引起了全班一阵哄笑。课堂随之多了几分生意,终于不再死气沉沉。

  我慢悠悠的从桌子上抬起头来,正好看到刘薇一脸尴尬地站在讲台上,「真是个蠢女人!」

  史胖子看到我醒来就立马凑了过来,「哥,你醒了?睡得还好吧?」

  「我擦!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是吧?你居然不看黄书,跑过来关心我了!你没发烧吧?不,一定是烧傻了!」我惊讶地看着史胖子,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端倪来。

  「哥你说这话可就伤感情了啊!我对你可是忠心赤胆,十分敬佩啊!怎么就不能关心关心你呢?你伤了我的心啊!」史胖子捂着胸口,露出悲伤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被抛弃了的小媳妇,看的我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一边玩去!别来恶心我!」我恨不得一把掐死这家伙,「赶紧去燃烧你那激情,放飞青春!省得我日后还叫你胖子!」

  所谓的燃烧激情,放飞青春,是某次我跟胖子闲聊时扯出来的。我告诉他别看太多这些书,对身体不好。这家伙倒好,反过来教训我,说什么年轻就得多读书,不然老了就没有谈资了,还说什么青春即将在这里放飞,燃烧激情,我要飞更高。一番言论,尽说得我无言以对,也就记下来了。

  胖子往书堆后缩了缩,悄悄地说道,「哥,我觉得青春我是有的,可这激情倒是还差点!」

  「怎么说?」

  「这书……看的有点腻了……哥,你看……有没有那个……就是那个……」胖子支支吾吾地,迟迟不肯进入主题。

  「那个是哪个?」我问道,「这些不都是你想要的吗?我还特意去帮你找了好久呢,你不要就还我!」

  「嘿嘿嘿……你先别气啊!我没说不要,只不过这些都是短篇,看不过瘾啊!再就是都市类型的看多了实在是会腻啊,没点新鲜感了,所以啊,我就想问问蚊子哥你那里有没有其他的,比如古代武侠之类,最好是长一点的,也算是替小弟解解闷呗。呵呵呵……」

  我听了这话,又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是有那么几分道理,毕竟要一个人整天吃那么几道菜,吃多了确实会腻,为了我日后的作业着想,这才从背包里掏出一本书来,「这是最后一本了,你小心点别弄脏了啊!我都还没看呢。」

  「谢谢老大!你是最帅的!」胖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乐滋滋地从我手里接过了小说,如获至宝地抚摸了一遍,这才品读去了。

  没了胖子的打扰,我是耳根清净了不少,也得闲把课室情况都观察了一遍。这一会儿的功夫,刘薇就已经把黑板板书得满满了,字迹清秀端正,看得出来下了功夫的,可惜我对数学是没有半点兴趣的。

  视线落在刘薇身上时,我实在是无法将现在这个样子的她与昨晚所见的比较。黑色古板的套装,搭配着短发和黑色眼镜,板着脸的她实在是没有半点魅力可言,如若非要从她身上找出亮点,那只能是那双被黑色裤子遮去大半的高跟鞋了,仅此而已。

  「床上床下,骚妇巫婆。你这身衣服之下究竟藏着什么样的一个人啊?」
  两节数学课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好不容易等到下课铃响,却又被刘薇拖了好几分钟,最后才在同学们的一片哀嚎中结束了。

  被胖子硬拉着来到饭堂,看着他打了满满的一盘饭菜,只点了两个菜的我特意跟他拉开了一点距离。这家伙,真的太能吃了!

  「胖子,你的身材已经这么完美了,干嘛还吃这么多?不怕撑着啊?」我悠哉悠哉的夹着饭菜,随口问了一句。

  闻言,胖子放下了正在啃着的鸡腿,满嘴油腻的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着慌啊!再说了,我不多吃点,怎么有力气为蚊子哥你服务啊?」

  我竟无言以对。

  不一会儿,确实是饿坏了的胖子就风卷残云般扫光了饭菜,心满意足的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声音之洪亮,吓得坐在附近的同级生都停下了动作,纷纷投过了怪异的眼神。

  「我擦!都说你小子多少次了,吃饭的时候别这么恶心行不行?!」让胖子这么一搞,我顿时没了食欲,用筷子指着他的鼻子笑骂着。

  胖子笑呵呵的甩了甩头发,「情难自禁!情难自禁!哈哈哈……」

  「哈哈你的头啊!我倒是无所谓,你别特么吓着了你家小花!到时候人家嫌弃你这么粗鲁,你可别哭着回来找我!」我指了指他的身后,扔个眼神让他独自领会。

  胖子一听这话,又看到我给过去的眼色,整个人就不好了,高昂的头颅便低了几分,「真的很响吗?她有没有什么反应?」

  这小子!

  「最多也就比下课铃差一点,不过只要再努力一把,你还是有机会做学校的下课铃了的!」我开玩笑的说道。

  「啥?!」胖子激动的差点没把饭盒给掀翻在地,忍不住就一顿狂嚎,「我的小花啊!我美好的形象啊!」

  小花,全名余秀华。就在隔壁班的这妮子天生一副好嗓子,还能跳上几支热舞,所以被选作了文娱委员,然而老天爷给你开了窗自然会随手关上门,样貌只能算是中等,身材实在是娇小,可胖子就偏偏喜欢这个类型。平日走得近的几个伙计都笑话他说美女配野兽,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他每次都摇了摇头,说什么你们不懂啊,这种女孩才是绝品!结果,在他的猛烈的炮火攻势下,居然真的给他泡上了,第二天就拉着文娱委员开房破处去了,之后一脸春风跑回来吹嘘那天晚上有多妙不可言,在被看不过去的一群人好好“伺候”一番后那嚣张的气势才收敛不少。小花,是胖子叫起来的,说她就是一朵鲜花那么美丽,那么迷人。
  其实胖子这种情况,在这个学校里是多了去,领导高层收了钱,不得不碍于那些学生家长的面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看只要不搞出人命,估计都不会插手了。

  「怕啥?你都把人家吃得渣儿都不剩了,还怕这个?」我笑着那筷子敲了敲餐盘提醒胖子,缓缓说道。

  「那也是!想当初我可是……」被我这么一提,胖子很快就沉入了回忆,嘴里噼里啪啦的就要说下去。

  「停停停!别把你那陈年旧事拿出来说了,也不怕恶心死我!」

  我连忙把筷子扔了过去,被他灵活的躲开后,顺利的打断了他的回忆……
  在餐厅草草解决了午饭的刘薇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下午只有一堂课的她可以趁机好好休息一下。

  正准备躺会儿的她听到了手机提示音,就从床头拿起来手机查看,又是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

  「征服男人的惟一地点是在床上。你征服我的地点又在哪里呢?」

  很是莫名其妙的一条短信,有了前车之鉴的刘薇自然以为还是闺蜜的恶作剧,「骚货裴,你又在发什么神经啊?手机卡多也不是这样玩的吧?」

  然而这一次刘薇并没有立马就收到回复,就在她以为只是一条他人错发的信息要将它删除时,有一条新信息进来了。

  是彩信!

  她蹙着眉头点开了来,可下一秒就愣住了。

  这……这……这……怎么可能!?

  自己怎么可能会被人偷拍到照片!?看背景还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头!?
  「熟悉吧?你一定很熟悉!怎么?你男人满足不了你吗?居然要用这种脏东西去插着你的骚逼?哎哟哟!可真是够淫荡了,床单都湿了,看来你很渴望男人的大鸡巴啊哈?要不要把我的借给你用啊?真是的,看着你这样,搞的老子特么的现在就想肏你这个小骚逼了!」

  跟接着进来的一条短信更是让刘薇感到害怕,图片的内容分明就是昨晚自慰后裸体睡去的自己,高潮后的她把假阴茎塞进阴道里,她喜欢那种充实感。可是,怎么会……

  「你是谁?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你怎么会在我房间里头?你到底是谁!」
  六神无主的刘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可图片以及短信的内容就像一把刀子狠狠地插进了她的眼睛,心脏!

  「我是谁这个问题重要吗?还是你想要吃大鸡巴了,想要知道我是谁好上门来找肏?」

  「你究竟是谁?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我说过了我是谁并不重要!而我想要的,就是你拥有的!」

  「你……」一时语塞的刘薇像是被抽掉了全身力气,软绵绵的瘫在床上。
  是谁?究竟是谁?这个人能够进入自己的家里,还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偷拍了照片。这个人是谁!

  脑海仅剩的一点清明使得刘薇没有完全失去了思想,她得找出这个人拿回照片!

  「想知道我是谁?想要底片?那就今晚九点钟到市中心公园等我吧!」对方主动发过来一条信息,一把猜透了刘薇的心思。

  「哦对了,记得穿得性感些!你现在穿的那身衣服真是难看死了!要知道你买的那些内衣可真好看啊,蕾丝边,丁字裤!哇!一想到这,鸡巴就硬的不行了!老子好后悔只偷了一件回来啊!不过现在上面都是老子的精液,用不了喽!」
  刘薇读完信息,是彻底的绝望了。这个人不仅潜入家中偷拍了自己的裸照,还偷走了自己新买的内衣!真是个变态啊!

  「顺便一提,别报警!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你的老公好像有个儿子?要不,我把这照片发给他们看一下,看到这么骚的你,他们也一定会想肏了吧?」
  变态!神经病!

  刘薇脑海里此刻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两个词语了,在心里骂了无数次,简直恨不得要杀了这个躲在黑暗里的恶魔!

  「不吭声是代表默认了?那我可是要发出去了哦!」

  「别!我……我答应你!」

  「这样就对了嘛!记得,今晚九点,不见不散!」

  这,该如何是好啊……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