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短篇】(03)【作者:funnylake】   人妻小说 
字数:3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极短篇(三):意外(上)

  小仪刚刚内诊完,我们坐在诊间,桌子对面的医生正翻阅小仪的就诊记录和检查结果。突然,他抬头看着我,而不是小仪,严肃地说:「一个月内都不能有任何异物进入阴道,否则发炎就会扩散到子宫,后果就不是吃药擦药那么简单了。」他顿了一下,头转向萤幕开始开药,然后又补了一句:「记得异物包括你的阴茎。」我除了点头称是一边装傻微笑,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我想这就是情色小说和现实世界的最大差别了。情色小说里,每个女人的阴道都像是最坚固的存在,不论怎么蹂躏都不会受到伤害;但现实中女人的阴道却是最最脆弱,根本不需要有异物侵入,只要闷热潮湿裤子穿太紧不透气就可能引起细菌感染和发炎。

  就像现在的小仪,我只不过前几天不小心太疯狂,插进去的次数多了些,使用的工具也稍微複杂了点,她的阴道马上开始产生状况,让我不得不来到妇产科被医生念了一顿?

  出了妇产科,我哀嗷了一声,「一个月啊~」

  小仪马上捏了下我腰边的肉,皱着眉说,「还敢叫,是我比较惨吧!看你要怎么补偿我!」

  我连忙说,「是是是,这真的是我的错,我也很心疼,就让我修身养性一个月吧。」

  小仪露出狡诈的笑容,接着说,「为了补偿我,你今天一整天都要换听我的命令!」我马上应好,我想,再怎么她也不可能让我去做什么太出格的事吧。
  她看着我,露出了计谋得逞的表情,接着说,「那还不叫声主人来听。」
  我只能勉为其难地说,「是~主人,那现在我们要去哪里啊。」

  「跟我走!」小仪接着挽着我的手,我们拦了部计程车,不久就来到一个中型商场。我们进了商场,小仪对柜台的服务人员打了声招呼,就带着我往办公室的区域走去。看来这里的店员都认识小仪,看小仪熟门熟路的,应该也来过很多次了。

  我们直接走到办公室区域的最深处,小仪顺手推开一个看来很厚重的门,然后大声喊道,「我来啦。」我跟着走进房间,房门已经自动关上,听声音应该是直接锁上了。我顿时开始紧张,各种小说里的情节突然浮现在我脑海,我是不是踏进了什么佈置已久的陷阱,现在终於到了收线的一刻。

  这是一个装潢精緻但似乎过度空旷的办公室,除了一张巨大的木头办公桌、一个L型沙发、一个办公柜和办公室中间突兀的小圆桌,就没有其他大型家具。
  小仪走到沙发坐下,跟我招了招手,叫我也在她身旁坐下。

  一个娇小但身材姣好的女人突然从办公桌旁的门里走出来,看来是她专属的浴室。她惊喜地喊着,「小仪姐,你来了。」然后,她注意到旁边的我,突然吓了一跳,「这位是?」

  「雀,这是你的新主人,知道该怎么做吧?」小仪突然严肃地对着这个女人说。

  我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对着小仪说,「你在搞什么鬼?不要开玩笑了。」
  她勾了勾手指,把我招到她的嘴边,她在我耳边轻轻说,「她和我是一起待在老师那里的。你答应我今天都要听我的话的,就当做是帮个忙吧,相信我。」
  我沉默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还没有从震荡中走出来。除了我们再次见面的那一晚,小仪再也没提过她的指导老师,没料到等小仪再次提起时,居然又跑出另一个女人。

  小仪没等我回应,直接对着那个女人说,「雀,开始吧,还站在那里做什么?」
  那个名叫雀的女人,默默走到沙发前,开始把身上的连身裙脱下。这件衣服看来也是小仪挑给她的,轻轻拉下侧边拉链,整件连身裙就直接滑下、掉在地上,她身上也只剩一件红色蕾丝内衣和成对的丁字裤。她缓缓地把内衣脱掉,全身上下只剩红色全蕾丝的丁字裤和脚上的高跟鞋。

  她慢慢把手交叠在身后,让整个胸部更加展露在我面前,这很明显是受过训练的。接着,雀轻声地说,「请主人鑑赏雀奴的身体。」

  雀的身材娇小,但是上围却极度丰满,更难得的是,整个胸部没有因为丰满而过度下垂,看来格外垂涎欲滴。

  小仪凑到我耳边说,「是不是很性感,这可是老师的功劳,老师规定她每天要做一个小时的训练,才有这样的身材啊!」我转头看了眼小仪,心情顿时複杂了起来,却是不知该如何搭腔才好。

  为了转移焦点,我突然对雀喊了声,「转过来吧。」

  「是的,主人。」雀接着缓缓把身子转过来,然后把背在身后的手移到膝盖上方的大腿,撑着身体微微下蹲,顺势也把臀部更向后翘。

  我看着她的臀部,不禁眼睛一亮,她的臀部丰腴但却不肥大,这很明显也是锻练出来的成果。「这臀部是好料啊,用鞭子打起来一定很畅快。」我忍不住点评了一下。

  我注意到雀的双脚颤抖了一下,身体也晃了一下。小仪也注意到了,她看了我一眼,笑着对雀说,把你的桌子推过来,让主人检查你的小穴。

  雀不发一语,走到办公室正中央那张小圆桌旁,慢慢把圆桌推到我的正前方固定好,然后走到圆旁,左手扶着圆桌,右手向下抓着右脚脚踝,缓缓地,把脚向上延伸打直。随着她的身体形成一个垂直的一字马,她的小穴也完全开展在我眼前。

  她看起来很不好意思,头低着不敢直视我,但或许已经成为根深蒂固的习惯,她还是认真地小声对我说:「请主人任意检查我的小穴。」

  和小仪一样,她的阴毛也早已剃光,我可以看见,整个粉红色的阴唇微微张开,诱惑着我的手指。我忍不住轻轻把食指顺着两片阴唇中间的缝滑进阴道口,我可以感觉到,阴道口已经湿润。

  我的食指轻轻勾起一丝阴道分泌的淫液,问她说:「怎么我都还没碰你,你就湿了啊?是不是听到要被我打屁股太兴奋啊~?」

  「是雀奴太兴奋主人愿意玩弄雀奴的身体。」她赶紧说。

  这个回答就能看出过去训练的水准。性奴永远不能把自己的欲望摆在前面,因为自己的身体是属於主人的,身体存在的目的也是为了满足主人的欲望,因此,如果性奴承认了自己因为自身欲望而产生身体的反应,那就不是一个被彻底调教好的性奴,但像雀奴这样的回答,就是完美的答案—她是因为满足了我的欲望而赶到兴奋,而不是被自己的欲望影响。这也透露出她受过紮实的调教,不只是身体上的,也包括心理和精神上的。

  我看了一眼小仪,她也受过一样的调教吧?心底每次一想到就还是会又痛了一下。

  或许因为这个转折,我突然感到暴躁、性欲勃发。(果然,欲望是一种权力关系的产物啊!)

  我把食指又伸进阴道口,然后突然间直接插进雀的小穴,她呻吟了一声,身体晃了一下,连忙用左手撑住身体。

  我开始持续不断用手指抽插她的小穴,她的小穴里也越来越多淫液,慢慢流出阴唇,沿着腿向下流。小仪倒是没有再下什么指令,也没什么动作,只是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

  随着我继续抽插,我可以感觉雀的腿因为快感已经慢慢支撑不住。於是我下了下一个指令:「脚打直撑住,怎么越垂越下来!」

  「是的,主人!主人,对不起。」雀一边强忍着快感,一边用手把脚拉直,然后还记得要跟我道歉,果然是已经调教到奴性深入骨里。

  「自己数,再让我玩一百下就可以休息。」我接着说。

  她赶紧随着我的抽插开始从一开始数,伴随着呻吟声逐渐加大,她也越数越大声。最后终於数到一百,我把手指拔出来,跟她说,「很好,可以休息了,来趴在我旁边休息,让我玩你的胸部。」

  「是的,主人,谢谢主人的玩弄。」雀赶紧把脚放下,整个人似乎快要松垮、躺到地上。她爬到我两脚中间,把脸颊靠在我的大腿上,一边喘气,一边说,「请主人玩弄雀奴的胸部。」

  我顺手把食指伸到她的嘴边,她张开嘴把我的食指含进去,开始把上面的淫液舔乾净。我的另一只手开始玩弄她丰满但挺拔的胸部,随着我的玩弄,雀也发出阵阵呻吟的鼻音。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她已经缓过气来了,我用手拍拍她的脸颊,然后说,「去趴好,我要玩你的后面。」

  我其实没有料想到,才见到这个人不到一小时,我已经可以那么自然自在的把自己当成她的主人,任意发号指令玩弄她。一时之间,我似乎也没有余裕再多想这个问题。

  她似乎也知道我要她做什么,她离开我的身边,乖乖爬到圆桌旁,然后慢慢立起身子爬上圆桌。

  圆桌不大,这大概就是原本的用意,於是雀必须把整个身体缩在一起,才能让整个人趴在圆桌上,但也因此,她的臀部就需要高高地翘起来,也成为整个身体最显目的所在。这就是圆桌的巧妙之处吧,简单的设计就能摆弄出一个固定好的性玩具,上半身和两只腿都紧合着,但只有小穴和后庭高高地暴露在外,等待着被任意玩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